广誉远董事长张斌:“唯成分论”可能会把中药行业带偏

2019-04-13 07:49 环球时报

编者的话:“读懂了中医,就读懂了人生,读懂了根深叶茂的中国传统文化。”电视剧《老中医》在央视的热播,再次激发了国民对中医药的强烈兴趣和文化自豪。距离《老中医》那段历史近一个世纪的现代社会,中国人的生活节奏、饮食习惯、审美需求等发生了巨大变化,灿烂的中医药文明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以创新思维和国际化视野适应新的时代要求?在近日于杭州举行的“西湖论坛”上,《环球时报》邀请多位重点中药企业的负责人,对此进行深度探讨。


本报记者 张  妮
“很多人问我,作为拥有478年历史的中医药老字号企业,广誉远如何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?我认为,一个根本性话题就是产品品质。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做有效的、高品质中药。”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斌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与食品不同,药品最重要的属性就是有效性,道地药材的品质非常重要。但目前国内对中药材标准实行的是“唯成分论”,这可能会把行业带偏。“我认为,这是目前国内中药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。”
       何谓“唯成分论”?张斌举例称,仅从成分看,两年人参的皂甙含量与六年人参没什么差别,但二者的实际功效有显著差异。中医讲究“三年不为药”,为什么老百姓愿意用六年参?它多长了三年,其蕴藏的多种物质和药性都比两年参强很多。“如果纯粹以成分论药材,未来可能会有问题。现在中医科学院准备制定一套传统中药的饮片标准,将中药材的成分和性状标准相结合,这应该是很重要的方向。”
       张斌表示,为确保药材发挥最好的药性,广誉远的感冒清热颗粒用的是野生防风、野生柴胡,六味地黄丸用的是“九蒸、九晒、九炙”古法炮制的熟地黄。“广誉远能传承几百年,就是因为始终把产品质量放在第一位。一代代老药工对产品品质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,只有这样,你的药才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,才能传承下来。如果老字号都不去坚守,不把自己的招牌看住了,其他企业更谈不上坚守。现在国内的确存在一些唯利是图的企业,我们需要正本清源,建立一批优秀的中药品牌企业。”
       张斌坦言,考察过日本、韩国的汉方药市场后,他的内心有很强的自卑感,觉得很憋屈。日本市场的汉方药都很贵,像葛根汤一盒算下来要卖130元人民币,一瓶六味地黄丸的价格大概是200多元人民币。中国人10盒、20盒地往回买。为什么?就是觉得它的品质高。事实上,日韩市场上汉方药的药材大多是从中国购买的。但中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信赖度就不高。“这就像,你去买个爱马仕皮带跟中国产的皮带在使用上有什么差别呢?主要是对品牌认知度的差别。”
       日本汉方药还有另一个启示——价格就是价值的体现。“价格在这放着,老百姓就觉得放心。如果只卖十元,成本都不够,怎么做的出来?所以,药品还是要回归本质,疗效、品质才是根本。”张斌认为,除品牌与品质保障,在剂型创新方面,日本也值得学习。比如,广誉远的定坤丹原来是大蜜丸,现在不仅有水蜜丸,还有口服液,服用更方便,包装也越来越时尚。 
       中医药文化传播的“包装”是否也能摆脱暮气沉沉,变得年轻时尚?借“巴黎时装周”进行深度植入、融合就是广誉远近年为人称道的创新之举,引起不小轰动。2017年,广誉远将其文化元素如定坤丹产品名及一些汉字与时装、围巾等结合,在“巴黎时装周”上进行模特走秀。药工们还现场演示手工搓中药丸,很多外国人把它当成“中国巧克力”吃。“人们通常认为中药就是一种传统的东西,认为信任中药的人主要是‘三高’(高年龄、高知、高官)人群,我们希望让更多年轻人、时尚人群也了解和喜爱中药文化”,张斌表示,“巴黎时装周”是年轻人、时尚人群的盛宴,也是享誉世界的国际性事件。借助它进行中医药文化推广,不仅能将传统与时尚有机结合,在媒介传播上也非常有亮点、有话题。
       在张斌看来,中国中医药企业在品质提升、品牌建立及文化传播等领域要走的路还很长,必须扎实地走下去。“世界500强每年要淘汰10%,一个企业做得再大如果传承不下来又有什么意义?如果企业能‘再传500年’,将你的精神、理念、文化、价值不断传承下去,比做‘500强’更有意义。”▲

责编:田刚
分享: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环球时报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推荐阅读